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本地要闻
奋战在收回汉口英租界斗争中的许白昊
发表日期:2020-1-17 13:48:36 访问量:69272

奋战在收回汉口英租界斗争中的许白昊

——追思许白昊领导武汉工人群众与英帝国主义者作坚决斗争的峥嵘岁月


       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初,就把反对帝国主义压迫高高书写在自己的旗帜上。1923年7月,中共“二大”明确提出了革命的对象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党在目前的奋斗目标是:打倒军阀,推翻帝国主义的压迫,实现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许白昊作为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远东民族大会代表,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执行委员和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大”代表,并以工人阶级代表的身份,出席了党在上海召开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当党的“二大”会议刚结束,他遵照中央的指示,迅速启程回到武汉,以推动湖北党和工运的发展。

       许白昊来到武汉不久,即被选任为中共武汉区委执行委员兼秘书、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的主要负责人。为使湖北党和工运工作有更大的推动,他借鉴曾在劳动书记部总部的工作模式,抓宣传鼓动,抓强骨育人,抓罢工组会,抓工团联合。通过四年多的不懈努力,以武汉为中心,以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为骨干力量,辐射全省民众的革命运动已勃然形成。乘此革命风起云涌的大好形势,1926年10月10日,由许白昊主持大会,宣告了湖北全省总工会的成立,他被选任为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二党团书记、秘书长。由此,湖北工人群众有了自己公开的战斗司令部,揭开了湖北工人革命运动的新篇章。

       面对如此迅猛发展的革命运动,帝国主义侵华势力,早已恨之入骨,欲将除之而后快。首恶之主英帝国主义,它以汉口英租界为据点,开银行、设海关、建厂矿、办商行、修铁路、筑码头等,疯狂掠夺资源,垄断资本,压榨人民;疯狂捕杀镇压进步志士,勾结反动势力绞杀革命力量;并公然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汉口“一三”惨案。针对英帝国主义犯下的一桩桩血债,早已觉醒的武汉广大工人群众,不畏强敌英勇抗争,强烈要求收回英租界,一定要把英帝国主义者赶出中国去。以共产党人许白昊为代表的中国工人阶级的领头人冲向了这场斗争的最前列,他坚定地向世人喊出了“坚决收回汉口英租界”的最强音;他鼓动民众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反击英帝国主义的狂澜;他带领工人群众一举收回了汉口英租界;他是这场伟大斗争自始自终的组织领导指挥者。武汉工人收回汉口英租界斗争的胜利,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伟大壮举,是中国人民近百年来反帝斗争史上的一次重大胜利,它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的士气。

       一、掀起反英斗争狂澜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由于《北京条约》和《天津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更进一步堕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 。根据屈辱的《北京条约》,1861年英帝国主义首开汉口租界之先河,成为侵略中国的急先锋。继而德、俄、法、日争先恐后在汉口开辟租界,随之引发多国列强在汉口设立领事馆,将汉口沿江一带大片土地建成“国中之国”、“市中之市”,成为帝国主义侵略华中地区的基地。并以租界为据点,一是政治入侵。以英租界规模最大,租界内设有它的政府、警察、监狱和法律,中国人如果在租界上违返了它的法令规章,就得按照它管理的一套国家机器来惩治,中国政俯不能过问,这就是它们在中国所享受的治外法权;并利用租界巡捕房、义勇队、监狱和内设的律章,镇压和绞杀革命民众,使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由一座增加为三座。二是军事入侵。当时汉口一江两岸,一望都是外国人的兵舰,帝国主义的兵舰所在之处,不准中国人的船舶靠近,更不能靠近租界登岸,外国人的舢板撞翻中国人的民船是常有的事;中国人靠近租界边走路都不行,特别是英租界上的公园门口公然挂着“华人与狗禁止入内”的招牌,租界的四周都围上了铁丝网,修筑起七个大碉堡;那些在长江上游弋或停泊的兵舰,尤以英国人最多,仅在江汉关附近,平日随时保持武装戒备的兵舰就达三艘之多,它们成为英国人残杀中国人民,制造一桩桩骇人听闻血案的罪魁祸手。三是文化入侵。以英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曾在武汉三镇,开设了不少书院、报馆、学校、教堂、医院等,其主要目的是以神道设教来麻痹中国的青年,培养出一群传教士、买办、洋奴,作为奴化中国的骨干;培植间谍,作为政治、军事侵略的内线。四是经济入侵。武汉是中国内地工商业和交通运输中心,自英租界先行开设后,银行、铁路、矿采、制造、纸烟、纺织、码头、航运、电力等几乎被以英帝国主义为首的外国资本家所垄断;汉口也成为中国内地鸦片烟出口的枢纽,租界内还成为走私贩卖鸦片、五毒俱全的淫窝。使民族资本主义完全被剥夺了发展壮大的可能性,使人民长期处于极端贫困和落后的悲惨境地。要推翻这一任人宰割永无天日的社会,唯有唤醒民众,组织民众进行坚决的斗争,中国人民翻身解放才有希望。而这一开天辟地的旷世重任,历史地落在了中国共产党人的肩上。

      1922年7月,许白昊以汉阳钢铁厂为阵地,在武汉先行成立了党领导下的第一个产业工会组织。以此推动武汉各行业工会的纷纷成立,并率先在全国成立了第一个地方性总工会——武汉工团联合会。在此基础上,为促成全省乃至跨地域工团大联合,经他推动又成立了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他被推举为“两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眼见湖北工人运动风起云涌,英帝国主义在华势力极端仇视,更是加紧了对工人的压榨和盘剥。同年9月,为英资本家所控的粤汉铁路,因路主欺压剥削无故开除工人,引发武昌、长沙两地工潮,酿成16人被杀,重伤160多人,被捕者50多人的惨案。武汉各工团在许白昊等领导下,一面派员慰问,捐款接济,商议全会罢工声援;一面立即向全国发表通电,向路局提出解决工潮条件、发出最后警告书。迫使粤汉路局终于接受了罢工工人的全部条件,取得了历时17天全路大罢工的胜利,充分显示出了工人阶级团结组织起来的强大力量。

       1923年1月10日,汉口英商隆茂棉花厂工人,因抗议厂主横加干涉工会会员正常活动,致使多名工人代表竟遭英巡捕逮捕,次日,英领事竟对抓捕的30名中国工人进行审判定罪。为反抗英帝国主义分子行凶作恶对工会的破坏,维护工人的正当权益,汉口3000多名花厂工人举行同盟罢工以示声援。许白昊领导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迅速召集武汉20余个团体的工会代表,“愿死力援助”;又组织武汉各界民众发起了对棉花厂工人的声援。在以武汉工人为主体,各界人士纷纷参加的反帝怒涛面前,该厂资本家被迫接受工人所提全部条件。有力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嚣张气焰。

       硚口英美烟厂,是一家以英商为主规模较大的外资卷烟企业,有男女工3000余人。因厂主向来视华人如牛马,无故克扣工人工资,工人长期受非人虐待,还出动巡捕殴打致伤20多人,引发全厂工人多次举行罢工示威。许白昊在罢工集会上痛批了黑心厂主的恶毒,号召全厂一致罢工到底,誓死不屈,呼吁全国各界鼎力相助。并代表省工团联合会,立即召开武汉三镇劳工特别大会,组织工人上街游行。同时,向厂方发出最后警告书,必须迅速接受工人的要求,否则将号召国人断绝通商关系,禁绝英美烟厂香烟。许白昊代表省工团先后三次与厂方谈判,迫使英驻汉领事馆不得不介入解决,最后达成协议13条,历时近一个月的罢工斗争取得了最后胜利。

       人力车夫是租界劳苦工人中的最穷最悲惨者,历来被人视为最卑污、最下贱的群体,时常受到洋保证、巡捕房的凌辱欺负、被打被罚。1925年2月17日,英国巡捕在汉口鄱阳街将人力车夫徐典毒打致死,又被英巡捕房捕去6人而引发工潮。许白昊立即组织发动汉冶萍轮驳工会、汉阳钢铁厂工会、汉口花厂工会、武汉学生联合会和各界人民予以同盟声援。最后,租界当局被迫承认给予抚恤金,释放被捕工人代表,减轻车夫违章罚金,革除肇祸巡捕等条件。5月,英商汉口和记蛋厂1000余名工人罢工,要求增加工资,缩短劳动时间,厂主直置不理。许白昊作为调停方到厂据理力争,迫使厂主全部答复工人所提条件;后来该厂主为打击报复,借购买安装卷烟机大量裁减工人,引发全厂大罢工,汉口英领事更直接照会汉口官厅,强硬要求立即拿办工潮有关人员。许白昊当即直面批驳了汉口英领事的照会,指出:“按该照会对中国政府的命令,那凡是与这次罢工、与闻这次罢工的各界同胞及中国官厅,都是与这次罢工有关系的人,都应该拿办了。有这样的道理吗!”。最后,厂主不得不放弃裁减人员计划。继而许白昊又组织指挥了英国电厂、汉口人力车夫、平和花厂、火柴厂等50000多人的大罢工,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予以全力应援,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从此,在武汉大地上,因种种非人性的压迫而引发的反英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面对汹涌如潮的反英情势,英帝国主义在华势力毫不思检点,反而更加猖狂。汉口英领事强硬要求交涉署立即制止工人罢工游行示威,并密令驻舰海军陆战队、英租界巡捕房、义勇队随时作好武力镇压准备。完全露出了对中国人民最狠毒最残忍的面目。1925年6月10日,英商太古公司货轮抵汉口一码头卸货,其员工寻衅殴伤多名码头工人,英巡捕不问是非当场殴打拘捕工人8人,引发数千码头工人罢工游行示威。当游行队伍临近租界时,英义勇队、海军陆战队悍然开枪射击,一时弹如雨下,血肉横飞,死伤枕藉。随后,英兵熄灭电灯,将尸首移走。在这场惨杀案中,工人及其他群众死40余人,伤者无数。许白昊及中共武汉地委、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迅速动员组织武汉工人学生和各界民众,在武昌阅马场举行了有6万余人参加的反英示威游行大会。各团体代表手执“抗争汉案对英经济绝交”等横幅,人们手持书有各种警语的小旗游行示威。7月11日,又组织武汉各界在武昌公共体育场举行汉口惨案死难者追掉大会,5万余人参加。接着,许白昊又在9、11月间,以国耻纪念日和苏俄十月革命纪念日之机,组织领导武汉三镇的工人群众举行反英集会游行,发表讲演,散发传单近40000份。以致街头巷尾,妇孺老幼,无不痛恨切齿。

1926年9月5日,英帝国主义军舰炮轰四川万县县城,屠杀中国军民,居民死亡604人,伤398人,被毁民房千余间,财产损失约2000万。得闻噩耗,时任中共湖北工委书记的许白昊,愤怒至极。9月21日,在讨论筹备成立湖北全省总工会会议上,许白昊代表武汉工人代表会首提四项提案,第一条是应促成反英运动与国民会议,获得与会代表一致赞成通过。10月5日,许白昊率领武汉工人代表会,组织武汉工人群众万余人集会,追掉“万县惨案”死难同胞,一致议决自6日至10日为“反英运动周”。全市罢工、罢课,反对英帝国主义的炮舰政策,对英实行经济绝交。会后举行了游行大示威。

       中国革命高潮的到来,引起了帝国主义的极大恐慌,英帝国主义为了维护其在中国的殖民权益,多次进行武装挑衅,千方百计地干涉中国革命,成为中国革命反对帝国主义的头号敌人。1926年8月间,英帝国主义眼见北伐军直逼武汉,吴佩孚难以维持之时,公开叫嚣干涉,把长江流域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命令英国舰艇游弋在长江上游后金关附近,以武力挑衅长江两岸的北伐军,充当了干涉中国革命的急先锋。当北伐军兵临武昌城下,英帝国主义竟以军粮援助困守武昌城的吴佩孚所属部队,助长守军挟城以战长达40多天,全城百姓几乎饿死,造成震惊全国的“武昌城关”事件。中共《向导》刊物对此发表时评说:“武汉的决斗,乃是革命的中国与侵略的英国之决斗。”当北伐军占领武汉三镇后,英租界如临大敌,在租界边沿设置电网,用沙包筑街垒,由海军陆战队、义勇队守备巡逻。一些吴佩孚的余党躲进英租界,造谣滋事,待机再起。“租界已成为反革命的大本营,即革命的陷阱”(鲍罗廷语)。同年12月26日,武汉光复后不久,在汉口江面上,英国商船撞沉了中国华商“神电”号客轮,造成了400余名中国同胞冤死江底。噩耗传来,群情激愤,当日,由许白昊、李立三等湖北全省总工会组织发起,在汉口济生三马路召开了有20万市民参加的反英示威大会,许白昊发表了悲愤沉痛的演讲,他痛斥了英帝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行,呼吁全国民众坚决把反对帝国主义的决斗进行到底。大会发表了宣言,首次明确无误地提出了“收回英租界”的口号,宣布:“汉口农工商学全体市民,一致决议实行对英经济绝交,要求政府立即收回妨害革命工作的租界。”由此,湖北人民反击英帝国主义的怒潮已汹涌澎湃,势不可挡。

       二、急赴惨案现场处置

       1926年10月,北伐军占领武汉三镇,湖北已成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中心地带。早在9月份,中华全国总工会在汉口设立办事处,由全总执行委员许白昊主持日常一切事务。1927年1月1日,广州国民党中央及政府正式迁都武汉;同日下午,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汉口华商总会礼堂举行开幕式。一连三天,各种庆祝活动同时在武汉三镇举办。1月3日,也就是庆祝活动的第三天,武昌阅马场、汉口济生三马路同时举行提灯大会,各界群众上街游行。人们尽情地欢呼北伐胜利和国共合作的国民政府迁都武汉的同时,欢呼湖北省党部第四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欢呼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胜利召开。许白昊作为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主席团成员和大会值班主席,正是他最紧张而忙碌的一个假期。3日下午,中央军校武汉分校宣传队,在江汉关毗连英租界的空场上举行讲演会,民众聚集静听,秩序井然,群情激愤处,听众不时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军阀等口号。但是英租界当局以为是挑衅的机会到了,接着就派大批海军陆战队登陆,在江汉关周围垒筑了沙包、布置了电网,架设了16挺机关枪准备开战,并且对空鸣枪威吓驱赶群众。但是他们没想到当地民众训练有素,置之泰然。英兵于是蜂拥冲出租界实行驱逐。听众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并且是有意挑起事端,都退入中国区域。英兵紧接着就汹涌冲入,扑向手无寸铁的听讲群众,当场刺死一名码头工人,打伤十多人,听众中受重伤的有80多人(后因伤势过重不治而亡多人),受轻伤的有300多人,他们倒在血泊里,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汉口“一三”惨案。

        当时,国共合作的国民党中央党政临时联席会议正在汉口南洋大楼里召开第九次会议,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也正在汉口举行。主持大会的许白昊得知惨案后,当即休会,并迅速将此情况向武汉临时联席会进行了报告。报告说:“今天下午三时许,正开工会代表大会,得报告一码头英水兵与听讲之群众发生冲突,英水兵以刺刀杀人重伤一人,此刻恐以死伤数人。群情激愤,先聚集至数千人,夺得枪一支。群众宣言如水兵不撤退,则群众亦不撤退,恐将发生大冲突,请政府速设法制止。”紧接着许白昊与全国总工会委员长李立三、秘书长刘少奇等全总和省总工会领导,当即赶赴外滩现场了解情况,看到英租界里的英国水兵凭借防御工事,举枪对着涌向租界的群众准备扫射,又看到几个国民党和政府要员爬到临时搭起的高台上,号召民众解散,但工人们不予理睬。于是许白昊和李立三立马跳上宣传队临时搁置的桌子上,许白昊挥动手臂,大声制止;“站住!都站住!”,正向英租界行进的群众,停止了他们的激烈举动,他们的视线都集中到站在桌子上的许白昊、李立三两人的身上。许白昊继续挥动着手臂向工人们大声宣讲道:“工友们,兄弟姐妹们,大家千万别冲动,你们赤手空拳的去和英国人拼,这与去送死有什么二样吗?仇我们一定要报,英国佬欠下的血债我们一定要加倍讨回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请大家相信,省总工会和全国总工会将全力负责处理这一事件,要求英国领事严惩肇事者,对受害者予以赔偿;总工会定将敦促政府尽快公告解决办法,一定要给死伤的工人兄弟和广大民众负责的处理结果”。站在一旁的李立三也大声赞同道:“说得对!这笔血债,一定要让他们加倍偿还,但眼下还不行,我们还要同大伙好好商量合计,拿出个周全的办法是不是?”。人群中有人喊出:“我们要收回租界!”大家纷纷高呼“收回租界!”“打倒英国帝国主义!”并热烈鼓掌。而后,民众开始逐渐散开。许白昊连忙在现场找到一些工人团体的负责人,劝他们带领民众离开广场,情势这才缓和下来,不一会儿民众才都散去。接着许白昊、李立三又会同部分国民政府的代表一起,直奔英驻汉领事馆向英领事提出强烈抗议,并限期予以答复。

       回到总工会驻地,许白昊提议立即召开党和工会负责人紧急会议,并着手会前的组织准备工作。当晚,许白昊组织参加了中共湖北省委、省总工会和全总汉口办事处召开的联席会议,会议讨论通过了拟发布《为反对英水兵惨杀同胞通电》和对英解决惨案的六条要求、五项办法,其中首条就是请政府收回英租界。武汉国民党中央党政临时联席会议当接到许白昊等人案情报告后,当即中断会议议程,专门针对此一严重事件商讨对策。决定因应民众呼求,推选徐谦、蒋作宾为代表向民众说明,国民政府会在24小时之内决定对英办法,并准备在1月4日晚上在汉口新市场向民众正式宣布。

       三、把握正确抗争方略

       为让广大民众即时了解我党主张,引导全民对英抗争的正确方向,许白昊等以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名义,于1927年1月4日上午,在《汉口民国日报》上公开发表《为反对英水兵惨杀同胞通电》,强烈要求收回英租界,提出对英斗争6项条件。通电强调,此次事件,事关民族生存。全国人民悉有切身利害,各界同胞均应一致奋起,以最大的努力,扑灭此人类公敌世界恶魔之英帝国主义,为死难同胞复仇,为全国同胞争生命之保障。同日,许白昊等代表省总工会,主持组织召开了武汉工、农、商、学各界200余团体500多名代表联席会议,他在会上陈述了省总工会紧急会议通过的对英6项要求,得到入会者一致赞同;并结合大家商讨提议,在省总工会提出的6项要求基础上,形成了对英斗争的8项要求,获得各位代表一致通过;会议决定组成对英委员会、对英经济绝交委员会等,以作为政府谈判破裂后的预备应对组织。会后,许白昊、刘少奇、李立三等分别代表省总工会和全国总工会前往国民政府请愿,要求政府按8项条件与英交涉,限英领事72小时内作出圆满答复,否则,即请武汉国民政府封锁、收回租界,并收回海关,不负责在华英人治安。国民政府当即答应了他们的正义要求。为防止节外生变,干拢对英斗争进程,许白昊急派一部分总工会纠察队到英租界维持社会秩序。当晚,各民众团体代表700余人,在汉口新市场内静候政府答复。晚间,武汉国民政府派人到场正式宣布,完全接受各团体所提的主张,表示“此次对英交涉,政府与人民完全一致”;一定“依议完全作到,以为人民报仇雪耻。”

       英帝国主义的暴行激起了长期郁积在武汉人民心中的熊熊怒火,可英领事浑然不顾,仍然采取拖延战术。1月5日,湖北全省总工会号召全市各业实行总罢工,抗议英帝国主义的暴行。上午,英租界内本已龟缩的英巡捕,仍贼心不死,突然结队冲出,挥棍伤人。进一步激起群众的愤怒。下午2时整,武汉工人和各界群众有400个团体约30万人,在济生三马路举行了武汉市民追掉“一三”惨案死难同胞暨反英示威大会。李立三任大会总指挥,许白昊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他在会上愤怒谴责了英帝国主义杀戮我同胞的滔天罪行。参会民众群情激愤,一致要求为死难同胞报仇,将侵略者驱逐出中国。会上还宣布了市民联席会议决的8项对英斗争条件。会场上“拥护八项条件”、“打倒帝国主义”、“为死难同胞报仇雪恨”、“坚决收回英租界”等口号此起彼伏,震耳欲聋。会后,许白昊、李立三、刘少奇等带领群众冒雨游行,以工人纠察队为先导,沿途高呼“打倒英帝国主义!”“严惩杀人凶手!”“坚决收回英租界!”等口号。当队伍经过英租界附近街道时,看到英帝国主义如临大敌,关上铁栅门,设置了沙包电网,阻止队伍前行。游行队伍怒火万丈,潮水般地涌向英租界将其团团包围。在租界内做工的海员工人、码头工人、人力车工人都配合租界外面的游行队伍,举行游行。几个小时过去了,项英传来英领事拒不接受我方提出的8项要求的消息。见闻此情形,许白昊提出,让游行队伍立即进入租界,直接给予英帝国主义者以更猛的压力。此意立即得到李立三、刘少奇、项英等带队领导的赞同。一声令下,顿时喊声四起,震天动地,工人纠察队冲锋在前。许白昊等指挥工人纠察队海员队员乘木划从水路登上租界趸船上岸,抢占了海关大楼,同英国巡捕搏斗;码头工人纠察队扛起跳板,架起越过铁栅门的道路,让工人们冲进租界;一群英巡捕还作负隅顽抗,用棍棒殴打驱赶群众,许白昊当机立断指挥工人纠察队,制伏了行凶作恶的英巡捕,拆毁了英租界设立的路障,抢占了巡捕房,扯下了英国国旗,把中国国旗升在巡捕房屋顶上。英国水兵及侨民纷纷撤出租界逃上了停泊江边的军舰,英总领事馆被工人群众重重包围,总领事葛福形同瓮中之鳖,不停地打电话请求武汉国民政府派兵保护。各路游行队伍在英租界胜利会师,整个租界人山人海,反英口号响彻云霄。一时间,租界内所有的墙上都贴满了《打倒英帝国主义》、《不要租界,友好团结万岁》等标语和传单,一堆一堆的人群在那里围观,在画着英国人狼狈逃窜的漫画周围,哄笑声四起。紧接着,许白昊立即派出总工会工人纠察队进入租界站岗、放哨、维持秩序。工人纠察队接管英租界成为既成事实,中国人民已成为租界的实际主人。武汉工人收回英租界,作为特大新闻登在了《汉口民国日报》上,江城人民无不拍手叫好,个个高兴得拿起脸盆当锣敲,整个江城沉浸在欢乐的喜悦中。

       武汉工人阶级及革命民众收回英租界的斗争,得到了全国人民的声援。中共中央给予了明确的指示,认为武汉各团体联席会所提八项条件很好,肯定政府赞助武汉民众,接管英租界,是唯一正确的行动。中华全国总工会发表《为汉口事件宣言》,号召全国同胞一致行动起来,打倒英帝国主义!。全国学生会总会、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浙江、福建、上海、天津、广东、北京等地纷纷召开大会,组织反英游行示威,形成了全国规模的反帝斗争洪流。共产国际也发出了呼吁书,号召各国工人阶级组织起来,保卫和支援中国革命。苏联政府及英、日、美等国的工人阶级也发表通电,宣言,支持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

       四、力促当局谈判收回

       “一三”惨案发生后,在武汉工人群众拼死抗争的强大压力下,武汉中央国民政府根据湖北全省总工会许白昊及有关部门的报告,当晚,即派外交部长陈友仁,亲赴英国领事馆以口头向驻汉英领事及英舰司令提出强烈抗议,要求在24小时内撤退英国水兵,并解除英国水兵及义勇队的武装,由中国军警接防;否则,后续所发事件概不负责。英领事深感此时的局势对其极为不利,仅靠自保将无法维持英租界局势的稳定。英领事在1月4日早上,被迫下令将英国水兵以及义勇队全部撤退并解除武装,并同意武汉国民政府派军警进入租界维持秩序。不料,1月5日下午,游行工人群众一举冲入租界将其全部占领控制。随后,湖北全省总工会将英租界正式交由武汉国民政府接管;初时并实行军警和工人纠察队共同管控英租界,当英租界内的秩序得到完全恢复后,总工会300名纠察队员才完全撤出。占领英租界的当日,武汉国民政府成立了“汉口英租界临时管理委员会”,主持英租界内一切公共安全及社会管理。

       武汉国民政府接管汉口英租界,并不等于在法理上收回了汉口英租界,要真正收回汉口英租界,还需要和英国谈判签订正式条约方算告成。1月7日,国民党中央召开了党政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将英租界临时管理委员会改为由外交部、财政部、交通部的三位部长组成英租界管理委员会,以外交部长陈友仁为主席委员。为推动中英谈判尽早进行,扩大巩固统一的民众组织阵线,形成同仇敌忾的反英潮流,有力声援和支持国民政府。许白昊、李立三、董必武、吴德峰等总工会和省党部负责人共同商议,决定在武昌再组织一场反英示威大会。在7日这天,湖北全省总工会与湖北省党部一起,为“团风”、汉口“一三”惨案,召集武昌市民20余万齐集于武昌阅马场,举行市民对英大示威运动。大会通过四点决议,进一步重申和拥护武汉市民反英大会的决议,会后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也就在同日,湖北全省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发出通告,号召民众,服从指挥,各安其业,秩序如常,做好政府对英谈判的坚强后盾,杜绝帝国主义借机卷土重来。

       自北伐军光复武汉后,民众的境况获得了很大程度的解放,人们追求自由平等、民生改善的呼声空前高涨,各业工人不约而同地要求提高工资、减少工时、改善待遇、工作辞就等经济要求,劳资争议随之层出不穷。而此时的武汉,作为中国新的革命中心地尚待巩固,反对北洋军阀的战争并未结束,特别是近来又接连发生汉口“一三”惨案、武汉工人收回汉口英租界的斗争、英帝国主义针对武汉进行经济封锁、中英政府即将就租界问题展开谈判等事件。可现时劳资争议烽火连天,失业人员不断增加,假如这些民众日常极为关注的问题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这无论是对于凝聚民众、大局稳定、还是中英租界问题谈判,无疑都是极为不利的。作为时任全省总工会经济争议委员会委员长的许白昊,他不遗余力的上下奔走呼号,迅速建立起跨部门纵横联合的“解决湖北劳资问题临时委员会”,进而,又力促实现了从劳资仲裁到工商联合的历史转变;设立了由省总工会牵头、各产业总工会共参入的“职业介绍所”;并亲自拟定该会(所)具体运作方案和解决问题的标准。针对不断增多的工人失业问题,许白昊在一次会议上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剥削工人,造成工人失业,同时又利用工人失业更加操纵剥削工人。我们今后对于工友失业,必须严厉地斗争!认为某工友的失业问题,就是那一工会全体工友的失业问题;某一工会的失业问题,就是全湖北工人的失业问题,以与造成工人失业之现社会而斗争。”仅三个月的时间,他先后主持和参加了20多次例会,作出了60多项决议,有效地解决了全省劳资纠纷、失业人员再就业两大难题。

       当英国谈判代表即将到达武汉前夕,身兼国民党省党部委员,汉口特别市党部常务委员、组织干事和监察委员的许白昊,又及时组织研究制定和对外发布了“告中国民众以及社会各界同胞书”。公告书指出,请社会各界同胞们注意,在反英的紧张空气中,在中英代表正式交涉的时候,一方面要坚持反英运动,成为政府后援;另一方面要严守社会的正常秩序,以唤起世界各国的同情,从而巩固国民革命的联合战线。

       从1月12日开始,中英进入了正式的外交谈判时期。英帝国主义对华政策仍采用胡萝扑加大棒,毒招百出,霸蛮抵赖,试图纠集在华美、法、日等外国列强一致施压,以达到重新恢复英国对汉口租界的控制权。在中英还未开始正式谈判前夕,英国对武汉实行经济封锁,从经济上对国民政府施压;英国还调派大量军舰来汉口进行示威挑衅,1927年1月11日,有两艘英国军舰在湖北武穴附近撞沉数百艘中国货船,造成很多人员伤忘和巨大财产损失。当中英谈判进行到1月底,谈判基本达成协议,本可即行签字,但是,英方又蛮横拒绝放弃在华利益,英政府命军舰36艘在长江沿岸游弋,其中在汉口江面上停泊舰艇8艘,同时下令驻扎在印度洋的英军第八舰队向中国开发,且公然称之为中国远征军,试图威慑国民政府。自此以后,中国政府暂停与英方的交涉以示抗议。2月7日,英方迫于武汉及中国各地此起彼伏的反英怒潮,同意将战舰暂时停泊香港,谈判才重新开始。不料在2月14日,英方不同意从上海和香港撤出军队,双方没有达成协议。国民政府外交部当即向英国政府提出书面强烈抗议,揭露了英军驻华是为了保护英国侨民安全的无理托辞。基于武汉工人群众汹涌的反英浪潮和国民政府的坚决立场,加上外国列强出于各自的利益未能形成一致的对华主张,迫使英国政府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一贯对华政策。它知道如继续采取强硬措施只能使矛盾激化,造成更大的对立情绪,最终丧失在中国的一切利益。于是,英国政府下令从上海等地撤出军队和军舰。这样中英为租界一事,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前后进行了16轮艰苦之极的谈判,终于在2月19日,双方签订《收回汉口英租界之协定》,废止英国在汉口英租界内的一切特权。从而一举结束了英国人自1861年开始在此盘踞达66年的历史。这是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维护国家主权的一次重大胜利。

        汉口英租界的收回,不仅使武汉人民的反帝斗志为之一振,人们的精神面貌也换然一新。原驻华苏联顾问团译员阿基莫娃在回忆录中曾这样写道:“武汉人民群众的民族尊严感迅速苏醒,猛然勃发出来。过去,外国人拒不付工钱,动辄打骂的现象屡见不鲜,而身受者自知外国人不好惹,只有忍气吞声。现在,一切都变了。中国人警告外国人不要忘记,在中国谁是主人,谁是客人?”。在收回汉口英租界的伟大斗争中,武汉工人阶级作出了突出的贡献。阿基莫娃曾这样描述:“在武汉政府机关和社会团体中,只有湖北全省总工会奋勇当先,领导这个运动。”当年,一手主导中英谈判的国民政府外交部长陈友仁,在国民党中央二届三中全会上的外交报告中发出感叹:此次收回租界运动,使英国的“国际声望上所受之打击,为百年来所未有”,而促成这一胜利最大的因素是“由于民众之同心协力,一致对外,故外交进行得有极强之后盾。”可见国民外交在收回汉口英租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武汉工人收回汉口英租界斗争的伟大胜利,它充分表明,是以许白昊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中国工运先驱,始终秉持和坚守着:不忘初心,不负使命;为民请命,抗争不息;不畏强敌,敢于胜利的彻底革命精神的生动体现。他从唤醒鼓动民众反抗英帝国主义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开始,到组成全省工人群众浩浩荡荡的反帝大军,再到民众、政府结成一致对英斗争的统一战线。他总是一路奋战拼搏,冲锋陷阵,并依靠工人自己的力量直接从侵略者手中夺回了统治中国的据点——租界。充分彰显出湖北工人阶级反帝斗争的先锋队主力军作用,昭示出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和革命人民的巨大力量,在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上写下了彪炳千古的光辉篇章。( 撰写者:许振斌   工作单位:应城市税务局)

  

                  


       参考文献资料

    1.曾成贵著:《鹃血忠魂—许白昊》,中国工人出版社2017年8月第一次出版发行。

    2.陈坚 著:红流纪事《驱逐英巡捕》:汉口工人收回英租界,吉林文史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发行。

    3.王洁之、甘助予、李奉之撰文回忆:“收回汉口英租界见闻”。

    4.马辉之撰文回忆:“粤汉铁路早期工人运动的回忆”,湖北文史资料总第27辑,1989年第2辑,1989年6月出版。

    5.董明藏撰文回忆:“汉口租界与外国银行”,武汉文史资料《汉口忆旧》,1989年第4辑。

    6.周何亮撰文回忆:“武汉人民反帝斗争的第一回胜利”——回忆收回汉口英租界,郑自来访问整理。

    7.李绍依撰文回忆:“汉口英租界的英帝罪行”。

    8.邓初民撰文:“回忆大革命时期的武汉”湖北文史资料1987年第4辑(总第21辑)

    9.清一 撰文:“李立三之迷”第四章,在革命的洪流里(下)。

    10.项英 撰文:“许白昊传略”,1928年9月24日于赤都。

    11.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编:《中共党史人物传第30卷—许白昊》、《中共党史人物传第13卷—董必武》、《中共党史人物传第12.卷 —项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7月第一次出版发行。

    12.袁溥之撰文:“大革命时我在武汉的经历”,武汉文史资料1983年11月第四辑总第十四辑。